現在是:  
 
當前位置: 首頁>>交流合作>>正文
浪漫罗斯 温柔如你——俄语学院李睿思老师出国访学心得
2018-09-17 20:43   審核人:

莫斯科是每一個虔誠的俄語信徒心中的麥加。這種向往,從學習第一個字母、第一個音標開始,如野草般在心底深深紮根,不斷瘋長。在俄羅斯這個無法用思維定式去理解的國度裏,莫斯科是被濃縮了千倍萬倍的精華一滴。2017年10月,收拾好行囊,手中握著機票,看著機艙門關閉。飛機每向西前進一公裏,心中的激動如水滿溢。

2006年曾經在普希金俄語學院度過一年的研究生生活,誠實的講,莫斯科給我的感覺百味雜陳。雖然教堂依然瑰麗、紅場依舊雄偉,但慌亂的生活體驗,每次出門對自身安全的惴惴不安讓我仍心有余悸。而此次訪學,讓我重新愛上莫斯科。數百歲高齡的莫斯科,卻是一位溫柔的LADY。

步出海關,是公參和舊友歡迎的笑顔。深秋的莫斯科,盈盈暖意。走入莫大神秘的大院,是熱心的俄羅斯小哥幫提重物的身影。登記、入住、辦理寬帶、去超市購物,微信群裏閃爍的頭像、停在校門口舊友的“豪車”,漸冷的莫村給予我的全是真誠。進入撰寫論文的狀態裏,生活變得簡單。最難忘的是安靜的走廊裏,黃色的燈光下,一人一電腦。只有窗外大雪日夜不離棄,在主樓的夜光中如顆顆鑽石閃耀,墜落窗前。求知路的真實寫照可能就是這樣吧,遠離喧囂讓自己獨處,當世界安靜,才是真理顯現的時刻。

寫論文的苦,無須我多言。我想我是幸運的,因爲莫斯科治愈系的美經常讓我神情恍惚,忘卻苦楚。普希金咖啡館那杯香濃的咖啡,喝上一口就能穿越回偉大的時代,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他推門而入,坐在窗邊揮動羽毛筆。漫步在市中心,萊蒙托夫、普希金、高爾基、葉賽甯的故居都與繁華都市完美相融,某一個轉角處你就可以和大師們展開一段心靈的對話。紅場上,童話般的建築、燈飾、冰場、白雪,成群的高貴冷豔、面容較好的莫斯科美女們目光流轉,暗香湧動。很難說,是克裏姆林宮、教堂、曆史博物館、將軍雕像成爲了他們的陪襯,還是只是因爲她們的存在,才讓這些並沒有溫度和情感的建築顯得更加偉岸卻又柔情萬千。

猶記得,經曆一個多小時的顛簸,公共汽車換步行,從平地爬過山坡,叩開普裏什文的柴門。幾平米的小室裏,鋼琴聲飄揚如訴。

猶記得,與好友在高爾基公園的小湖邊細數新葉、感受花香。歡樂的噴泉旁邊,瓷娃娃般美好的小天使們在追逐嬉鬧。

猶記得,穿越聖彼得堡大街小巷,深夜時分坐在涅瓦河邊與友人相擁取暖,只爲等待大橋開啓的瞬間。水面波光,映襯在街頭藝人的臉龐上,歌聲悠揚綿長,回蕩在冬宮前的廣場上。獅身人面像、海神燈柱、阿芙樂爾號、葉宮、涅瓦大街……每一個用腳步丈量的古迹刻骨銘心般難忘。

猶記得,索契人們如天氣般火熱的熱情、克裏米亞世外桃源般靜谧。

猶記得,不朽的軍團中白發蒼蒼的老人手捧親人的舊照與畫像,淚如雨注……

莫斯科,乃至俄羅斯的美,能讓你步步邂逅又常常措手不及,而每每回味卻都如品陳年窖藏,滴滴香濃。

而讓我更加印象深刻的是作爲一個中國人,在俄羅斯能遇見越來越多友好的笑臉。中俄民間交往日益加深,經濟聯系日趨頻繁。在街頭商店裏、在機場火車站台前,中國經濟發展的痕迹處處可見。難忘在世界杯球迷區裏,每一場瘋狂的演唱會上,伴隨著飛揚的酒花和氣球,主持人一次又一次呐喊,我們的中國朋友在哪裏。

回首過去的十個月,有學習的甘苦,有參與各種活動的歡笑與心得,濃縮成對這片神奇而炫麗國度的深深眷戀。時而感慨,轉瞬即逝的留學生活如一場華美的舞會和盛滿珍馐的盛宴,讓感官經曆了美的陶冶之後,讓人換一雙眼睛看待當下生活的每一天。也時常會嫉妒豔羨,現在的學子生活在多麽好的時代。一個給你夢想,也給你機會去實現的時代。讀萬卷書與行萬裏路,同樣能夠讓人開智明理,學習對于人生的意義也不過如此。真正讓人內心平靜的不是黃金萬兩、高官加爵,而是時刻有一雙能夠發現生活之美、欣賞人性之美的眼睛,這雙眼睛既能看盡世間的美麗,也能在經曆滄桑變化後依然熱愛生活本身。

而莫斯科,就是每一個俄語人心中那道白月光。

因爲浪漫羅斯,溫柔如你。


關閉窗口